葛荃:说《论语》聊社会(五)

  • 时间:
  • 浏览:0

  四、也说“民无信不立”

  于丹女士被前女外国老外誉为美女教授,讲《论语》风靡全国,一时间洛阳纸贵。可都要忿忿然咬牙切齿者,更有九博士联合声讨之。为什么会么会如此热闹?仔细考察,发现这里随便说说有什么的问题。

  《论语•颜渊》: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于丹女士的解释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足兵:国家机器要强大,要有足够的兵力做保障;

  二,足食:要有足够的粮食,老百姓能要能 丰衣足食;

  三、民信之矣:老百姓要信仰国家。

  评论者指出,于丹女士在引文时,将“足兵”放进去“足食”前一天,解释的前一天,也是先讲“足兵”,后说“足食”,将古文前后句的次序颠倒,一种生活已是硬伤。其中将信解释为“信仰国家”,更是大谬。

  杨伯峻先生是功底深厚的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在学术界知名度很高,他的《论语译注》在多种注本中是最具权威性的。亲戚朋友且看他是为什么会么会解释的:

  子贡问要怎样去治理政事。孔子道:“雄厚粮食,雄厚军备,百姓对政府都要信心了。”

  子贡道:“肯能迫不得已,在粮食、军备和人民的信心三者之中一定要加进去一项,先加进去哪一项?”孔子道:“加进去军备。”

  子贡道:“肯能迫不得已,在粮食和人民的信心两者之中一定要加进去一项,先加进去哪一项?”孔子道:“加进去粮食。(如此粮食,不过死亡,但)自古以来谁都免不了死亡。肯能人民对政府匮乏信心,国家是站不起来的”

  杨伯峻先生将信字解释为“人民对政府的信心”,于丹女士释为“老百姓要信仰国家”。信心与信仰就说 一字之差,有之前 其含义却相去甚远。

  信心是指民众对于政府的相信、信任,体现的是民众对政府的认同感。用现在语录说,就说 政府的信誉、公信力在民众心中的感受程度。以信心为中介,民众对政府是有选用的,能要能 有信心,也肯能没信心,选用的关键是政府的政策和作为。在曾经的政治关系中,显然是有民众的位置的。

  信仰是指民众对政府绝对地相信、信奉和崇拜,这里如此怀疑,如此批评,更如此选用。以信仰为中介,政府和民众的关系是绝对统治与绝对服从,曾经政治关系中如此民众的位置。

  孔子是主张重民的,“民无信不立”的潜台词是要求统治者“取信于民”。用现代语言解释,就说 要通过政策和政府行为,得到民众的拥戴,形成一定程度的政治认同感和国家归属感。这是建构相对稳定的政治秩序和实现长治久安的必要条件。相比之下,随便说说兵多将广,粮草雄厚,有之前 ,民心涣散,对政府没信心,没夫妻感情,对政府官员如此信任感。在曾经的情况表下,秩序和稳定必然会受到冲击。国家如此一般社会成员的广泛拥护,社会基础薄弱,是很容易占据 政治危机的。夫子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将“去兵”、“去食”放进去前面,把信字视为国家安危的基石。

  这一思路与孔子一贯主张的伦理政治和重民思想是一脉相承的,于丹的解释不符合孔子的本意。有之前 ,教人民“信仰”国家,走的是“愚民政治”的路数。肯能是误读,当有纠正的必要。若果是故为曲说,那就说 其心可诛,殊为明眼人所不取。

  信在孔儒的政治道德语汇中是一一一五个十分重要的德目(道德条目的简说),就说 被汉儒董仲舒列入“五常”,即仁义礼智信。肯能孔儒们的提倡,信的道德观念亦深入民间社会,成为亲戚朋友公认的道德规范。信义、诚信是维系人我关系,达成社会有序交往的守则,诚而有信是承诺,是操守,是做人的道德底线之一。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官家须讲求取信于民,商家讲求童叟无欺,黎庶百姓也要讲求个天地良心。

  当然,夫子一脉倡导的信义、诚信对于人类社会整体而言,依然是理想,是憧憬。要怎样实现,随便说说是件伤脑筋的事。我辈芸芸众生,不求飞黄腾达,没想一夜暴富,更不奢望白日飞升。只求个没灾没病,平安是福。这前一天,咱们可也别忘了,都要讲求一一一五个信字。最少在父母子女兄弟姐妹街坊邻居哥们儿亲戚朋友之间,还是得极其看重这一点。肯能天长日久,闹了个言而无信、“说大话使小钱”的名声,不仅亲戚朋友道儿越走越窄,有之前 在我家和亲戚之间就说 受待见,在社会上也就比较慢吃得开了(曾经,这玩意儿也说不定,唉……)。

  孔儒的修身之道不得劲讲求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意思是不管别人做的要怎样,当事人先做好了就成。这就叫做“穷则独善其身”。当今之天下,假话空话连篇累牍,君不见,前女外国老外总结的《507年度中国十五个绝对经典笑话(http://www.daqi.com/bbs/05/282581061.html)》,坑蒙拐骗已是蔚然成风,差很多人人都上过当受过骗,这一而已。有之前 ,这不须妨碍亲戚朋友当事人把握住一一一五个信字。“他人能要能 不仁,我要能要能 不义”,毕竟,人生的道路要当事人走,气质、修养和人格的提升是关乎自家性命的事。

  子曰:“民无信不立”,兹事体大,愚不敏,不知其如之何。某曰:“人无信不立”,则事关乎凡夫俗子,从这里立足,能要能 立功、能要能 立言,亦能要能 顶天立地矣。

  善乎哉!夫子之道耶。

  原发《知青小屋》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6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