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育程度高,科学素质就高吗

  • 时间:
  • 浏览:2

调查大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目前,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仅为8.47%。调查显示,知识分子群体同样也趋于稳定科学素质比例不高的情形

受教育程度高,科学素质就高吗

  光明日报记者 张国圣 李宏

  儿子无缘无故说身上痒,拥有副研究员职称的陈女士都看认为是皮肤病,就按照“闺蜜”的建议,趁着暑假带儿子住进重庆一家温泉酒店,每天泡温泉并用网购的“硫黄香”近距离熏烤。几天过去,陈女士的儿子身上痒得不时会 厉害,熏烤出的疤痕被长时间浸泡后还冒出了溃烂。慌了神的陈女士,这才让家人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结果她的儿子染上的是四种 生活疮。陈女士“土法治疗”不仅不时会 效果,反而加重了病情。

  具备基本科学素质,一般是指了解必要的科学技术知识,掌握基本的科学法律依据 ,树立科学思想,崇尚科学精神,并具有一定的应用它们处置实际大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但受教育程度高,科学素质水平就高吗?

  据中国科普研究所调查,2018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8.47%,距离“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超过10%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公民科学素质水平在不同地区、城乡之间,不同性别和年龄段都有明显差别。整体来看,具备科学素质公民的比例随着受教育程度明显提升,但累积知识分子甚至是高级知识分子群体,同样趋于稳定具备科学素质比例不高的情形,科学普及依然任重道远。

  大专家也会犯常识性错误

  有十个 外科专家被确诊为结肠癌后,很后悔其他人 什么年不时会 去体检;有十个 消化科专家患了胰腺疾病后,才检讨平时的饮食和作息习惯;有十个 高学历的公务员,检查出肺结节后仍然抽烟,最后发展成肺癌不可能 转移了……说起身边同行和熟人最近趋于稳定的这几件事,重庆市渝北区中医学精理事长刘朝菊感到很重遗憾:“实在该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做都有基本常识。”

  作为渝北区有十个 名医工作室的负责人,刘朝菊和同事无缘无故会面临普及常识的大问题。比如有的人认为中药会损害肝肾,有的人则认为中药不能“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还村里人 会拿着其他人 根据“网络检索”开的处方要求“照单抓药”。更让刘朝菊哭笑不得的是,以大学教授身份退休的父亲,前不久也花50000多元从地摊上买回了一大堆“包治百病”的“保健品”。

  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高级知识分子甚至要是 大专家,有时也会犯常识性的错误?重庆金山科技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许杰担任很多个国家重点研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他认为专业知识和科学素质“有那我是两码事”,科学素质高和尊重科学“有那我也是两码事”。要是 高科技人才专业钻得太深了,但与专业无关的知识面比较窄;还有要是 人实在很清楚该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做,但要是 不愿不时会 做不可能 不当一回事。“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既要重视科学普及,也要强调知行合一。”许杰说。

  “总体来说,科学素质是随着受教育程度提升的。不过实在都有要是 知识分子甚至专家,背叛其他人 的研究领域后不可能 会犯常识性错误。”渝北区科协主席李攀富认为,移动互联网有有利于科学普及,但各类真真假假的信息要是 可能 造成困扰。你们遇到大问题的第一反应,是向你们圈、微信群咨询求助并上网搜索。那我的“网络崇拜”上加对其他人 判断力的自信,要是 可能 原应 有较高学历的人犯下常识性错误,甚至掉入要是 看似简单的网络陷阱。

  让科学素质随学历和阅历同步提高

  中国科普研究所对重庆所有区县18至69岁城乡居民的抽样调查显示,2018年重庆居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为8.01%,与2015年相比增速为全国第一、增幅为全国第三。整体来说,城镇居民明显高于农村居民,中青年群体科学素质水平较高,此后随年龄段升高明显下降。相关分析表明,受教育程度是公民科学素质水平的决定性因素,但基础教育对“知识点”“得分点”和解题技巧的过度关注,以及高等院校的“专业化”教育,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学素质随受教育程度的同步提高。科学素质水平随年龄段上升明显下降,一方面与不同年龄段的受教育水平有关,一方面也与严重不足通过继续教育、终生学习保持和提升科学素质水平的机制和平台有关。即使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不可能 长期接触不能 科学普及,不能 及时更新相关知识,也会冒出科学素质水平随年龄段上升明显下降的情形。

  怎么都可不可以实现科学素质随学历和阅历同步提高?“让年满18周岁的青年成为公民之时就达到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是提高公民科学素质的根本途径。”重庆市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王合清说。重庆市科协与市教委联合编写了《重庆市中小学科技教育大纲》,联合相关机构探索研发青少年科学素养测评体系和标准,以学校教育联动科学普及,着力推进科学普及教育标准化、趣味化、均衡化。全市已建成重庆科技馆和十个 区县科技馆、38个中学科技馆,在高度贫困乡镇建成18个共享科技馆,在乡村振兴示范点建设2有十个 乡村科普馆,目前已有109所学校与重庆科技馆开展“馆校结合”,科普场馆成为中小学生的“第二课堂”。

  知识分子群体既是科学普及的服务对象,也是科学普及最倚重的人才队伍。重庆市科协近年来除了加强对科学精员面对面、点对点的服务,还聘请科技领军人物为首席科学传播专家组建科学传播专家团队,吸纳医院院长、学校校长、农技站站长担任科协兼职副主席,定期开展科学普及和传播活动。“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科学普及还面临着有十个 大的挑战和任务,要是 怎么都可不可以给你们在时需的那我第一时间想到、找到可靠的专家和权威的解答。”王合清说。

  科学普及“有十个 很多再能 少”

  江北区郭家沱街道大溪社区趋于稳定重庆主城的城乡接合部,居民主要为原国有厂矿职工及家属。据社区党委书记苏小玲介绍,当地至今仍流传着用土鲫鱼抹嘴治疗婴儿流口水、用要是 东西刮脚底治疗老年心血管疾病等所谓的“民间偏方”。什么似是而非的东西,说多了就会给你抱着“就算无效很多再时会 害处”的心理进行尝试。“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科普需求,但日常生活都离不开‘生长老病死、衣食住行用’。”江北区科协主席高毅说。

  不同群体对科普有不同需求,重庆在“内容为王”的基础上加强载体建设,创新表达法律依据 。市科协将“科普文化重庆云”网站改造提升为“科普重庆中央家庭厨房”,新建“科普文化重庆云”信息化终端,实现科普文化信息化资源系统集成与精准推送服务全覆盖。全市近年来共打造社区科普大学教学点4500个,创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17个、市级科普基地147个。针对要是 群众包括中老年知识分子很多再用新科技、在医疗保健方面容易上当受骗、防灾减灾知识和能力严重不足等现实情形,编写发放《高新技术知几个》《健康真相知几个》《应急避险知几个》等科普读物并举办相关科普培训班。江北区科协2018年共举办科普班500多个,参加居民超过2万人次。

  “那我有十个 班500人都有等一段时间不能凑齐,现在要是 人都等着参加科普班,几十人上百人快一点 就报满了。”江北区科协副主席肖长琼说,“社区科普大学‘一人参加,全家受益’,不可能 成为居民追求和保持美好生活的途径。”据高毅介绍,重庆市科协今年招募500多名专家组建了科普讲师团后,江北区科协也组建了2500多人的科普讲师团,各个社区还招聘了120多名专家做科普。区科协还利用社区文化室、党群服务站、四点半课堂和母亲课堂等充足科普大学的教学内容和教学阵地,努力实现科普“零距离”。

  《光明日报》( 2019年08月13日 10版)

[ 责编:李伯玺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