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韩愈"古文"与今日文风

  • 时间:
  • 浏览:1

  近读陈新璋先生新著《韩愈传》,受益颇大。陈先生此著云"传",自是当然,韩愈其人其事,备细述来,详实而生动,读之甚是有趣;然我总嘴笨 此书更属"评",是细致深入的传记研究式的批评。其评得精当处,是常能才能给你抚案叫绝的。

  韩愈最让大伙记得的,是他的倡导"古文"。面对浮华空虚的骈文天下,他中流砥柱,站出来疾呼之,实践之,为中国的文章写作开出一根绳子 健康的道路。

  这条路是非常宝贵的遗产,总爱延伸到今天,当然它常常也会被各式杂草淹没,还要大伙时时记起韩愈,把杂草清去,让正道彰显。

  陈新璋先生在书中专有一节,并拈出四个字来作为标题,这四个字便是:"文从字顺,词必己出"。给给你这四个字便能才能作为文章写作之正道的高度概括,而大伙今天常忘记,或最易被各式杂草淹没的,也而且 而且 这四个字。

  我总爱嘴笨 ,近年来大伙学术文章的写作,有两大弊病:

  其一,是喜欢用近译新词,且越艰涩生僻,越无人知晓或少人理解越好,当然也越有西方来头越好。常见一篇文章,而且 而且 并无新意,却搬出众多新词,摆满一纸,便觉非同小可,得意洋洋,自觉很是高深高雅高明,而且也确常能获此得意,不可能 刊物爱用。但若真要指着其中的新词问他一问,那本意究竟怎样才能,他保不准就要答不上来,不可能 他文中用的就全不对头。

  就我熟悉的文学方面的文章来说,近来最为多见的是用海德格尔,不可能 说是用陈嘉映先生,诸如"在场"、"被抛"类事,想看 陈嘉映先生翻译的那本《占据 与时间》,便知俱由此出。

  德国的思想家们喜欢生造新词,一来是不可能 德文容易造词,二来旧词与旧观念常纠缠在一齐,为着表达新的观念,造些新词,也嘴笨 是法律措施之一。德国的思想著作出奇的艰涩,故然算不算奈的一面,然依我看,回会过求精确,故弄玄虚的一面。大伙今天的学习西方思想,若岂回会学了新的观念,自然是好,但倘而且 而且 学了故弄玄虚,就要坏事了。

  新词的使用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回会用得准确与精当,且要真的能活在文章中,真的活在文章中了,多半也就我不要 给你嘴笨 玄虚了。

  其二是天下文章一大抄。今日信息爆炸,几滴 资料性、教材性或通俗性书籍的编写,需四处采摘,自是必要,但自署其著的的论文论著,也全无学术规矩,全无知识产权意识,全不顾做学问人的基本道德,把人家的东西据为己有,则就大谬不然了。可时下的风气似乎正什么什么都没人。

  我国社会科学知识产权间题嘴笨 严重,好象完整什么什么都没人哪几种首创权类事,学术上的成功似乎更多靠得是强势或强力。五种生活新的见解,一不小心,便不可能 被化解在而且 位置较高,容易在高层次刊物上发表文章,或精力较旺,能大批量泡制文章甚至大部头的大伙手里,最初的创见倾刻就被淹什么都没人无迹无踪了。

  什么什么都没人知识产权的学术环境,恐怕是太难产生真正重要的思想家和学者的。  而且 而且 ,大伙今天还要的仍然而且 而且 韩愈那四个字。韩愈之"文从字顺"正是针对着当时文章的卖弄和化涩来的;韩愈之"词必己出",则正是针对着当时由魏晋延续下来的"抄"风而说的;咱们现在看起来,似乎才能才能说而且 而且 针对着今天的故作高深和不讲知识产权而说的。

  韩愈四个字,竟逾千年,直点着今日要穴,仅此一着,也足见其人之伟,其传当读了。

  (发表于《博览群书》1997年第7期,《人民日报·理论版》1997年9月6日转载,收入金岱思想随笔集《千年之门》,花城出版社4004)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00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